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剑铮的博客

自由和尊严重于生命

 
 
 

日志

 
 

(原创)《我的知青生活日记》1975年21岁.5(10篇)  

2011-01-29 11:17:18|  分类: 岁月留痕:我的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75年7月5日

  脑袋真痛,可以说痛得让我难以忍耐,加之头弦、头胀,真是痛苦得很。

 我仔细的背课(关于资产阶级法权问题的第一,第二课),结合在学习中出现的问题,我翻阅资料,力求自己先弄懂弄通,达到在讲课时能让社员们通俗易懂。虽然一用脑,就出现很多不佳结果,但是我顽强的坚持着。因为我知道,这是在为党工作。

  毅力,赵生民的事迹给我力量,我一定要做到。

  生命不熄,工作不止,让自己的最后一滴血洒在党交给我的工作中去。

 

1975年7月15日

  为己还是为公?

  这是一个大问题。我的工作是生产队的护库员,又是理论辅导员,这个缘故让我每时每刻面临着为己还是为公的考验。

  生产队一个大院子,全部财产由我来看护,生产队全部社员的理论学习由我来辅导,这就造成了自己一天到晚不分昼夜的生活在生产队里。

  我是下乡青年,下乡几年来,党的信任,贫下中农的信任,几乎完全在生产队里生活和工作。一些好友劝我:“招工消息一个又一个,青年点是一道大关,你整天吃完饭一摸嘴就朝队里跑,青年点同学对你没有印象,招工第一关你都不好过”。一些社员看我整天一边抱着理论学习材料看,一边照看院子,一边还要写背课提纲,很少串门交朋友,就劝我“你整天尽一个心眼搞理论辅导,讲得再好大队干部也没听到。咋不像其他青年那样“花插儿”到社员家、大队干部家串串门,让形象刻在他们的脑袋里,人家一句话够你干半年的了”。

 是不声不语的为公?还是跑跑颠颠的为私?我认为这是一个走什么路的大问题。

 我是一个青年,社会主义社会需要一大批脚踏实地,一心一意的人来建设。为革命工作就不能一心想自己,倘若那样,就是忘记了革命大目标,陷入了资产阶级的圈套。

 我决心,继续一个心眼的为革命工作,抛掉一切为私的观念,像王连生,赵生民,张九翔那样,工作不谋私利,当人民的公仆。

 

1975年7月18日

  国家又下来了在下乡知识青年中招收工人的文件了。

  晚上回青年点吃饭,青年点排长告诉我今天晚上开动员会,让我按时参加。

  说实在的,历次招工即使是没有得到开会通知的人,若从其它地方闻到一点风声,保准是积极参加,用他们的话说:这个会最重要。

  今天晚上,碰巧是公社定的夜校学习时间。是在青年点开会呢?还是到生产队主持学习呢?我毫不忧郁的择取了后者。我回青年点开会对,但上生产队学习更对,如果同时有这两个任务,放弃了给上百名贫下中农辅导,而参加关系到自己所谓前途的会,其本质还是没有脱离开“我”字的圈子。

  我没有参加青年点动员会,毅然主持了政治夜校学习,给贫下中农做了理论辅导。一些为己思想严重的人是不会理解这一点的,但通过几年在贫下中农之中干革命,他们无数件类似的事,确实让我深深的理解这个作法是对的。

 

1975年7月20日

 当前,在公社党委的领导下,全大队开始了学习毛主席“关于限制资产阶级法权”的重要指示。由于现阶段,一部分资产阶级法权有它存在的必然性和必要性,因而部分社员对限制资产阶级法权认识淡漠,有些人还任意的扩大它。

 我认为,对资产阶级法权持什么态度,是一个人走什么道路的大问题。不弄清这个问题,在“扩大”的后面会有复辟的悲剧。我是一名理论辅导员,有责任在那些学习资产阶级法权一课上抱错误观念的人背后猛击一掌,让其端正态度。因而,最近自己对社员中普遍存在的对资产阶级法权、社会主义分配原则、新生事物存在的不正确态度,写了三篇思想漫谈1、《限制与扩大》;2、《各尽所能与多劳多得》;3、《旧社会的痕迹与共产主义的萌芽》,专门探讨态度问题。我认为,让错误态度的存在是限制资产阶级法权的绊脚石,这个问题不弄清楚,毛主席的重要指示就不能真正得到落实,就是整天学习也不过是形式而已,得不到太大的效果。

 那三篇“漫谈”大队广播站已经广播。

 

1975年7月23日    晚

 今天晚间,生产队全体社员开会,中心内容是给下乡知识青年作招工鉴定。

 昨天晚间,青年点全体同学进行了评议,评议结果,我是不错的。我的心情是难以言述的。

 工作的原因,使我长期脱离青年点;性格的原因使我厌恶阿谀奉承,溜须拍马,小恩小惠;革命青年工作的责任心,让我不声不语的为革命工作。这些原因,没有使大部分青年对自己产生坏印象,反而在他们脑海里留下了好印象。昨天晚间的评议令我吃惊,令我激动,因为大多数同志为我摆出的事迹,我认为都是应该做的事,而且从没声张过,表白过。但是,同学们没有埋没一个人的成绩,他们细致、全面的对我前段工作做出了翔实的总结,给与了较高评价,并认为我够走的条件。

 今天晚间小队评议,从以前两次招工鉴定我知道,这次鉴定错不了。小队、青年点两方面条件具备,可以说走的可能性大。怎样对待这次招工呢?我的思想进行了十几分钟的斗争,斗争结果,一些优秀下乡青年的崇高思想,江水英的革命风格,战胜了自己原以为“条件已具备,走,理所当然”的思想。

 在队长宣布评议开始时,我第一个发了言,对前一段工作进行了扼要的总结,认为成绩虽然取得了一些,主要是贫下中农再教育和党总支支持的结果,所谓优点只不过是一个革命青年的义务,谈不上什么成绩、贡献。这次招工我决心继续坚持乡村干革命,坚决留在乡下,把这个名额让给下乡年头比我多一些的人,做限制资产阶级法权的促进派。我要求贫下中农对我提出批评,不需要总结成绩……

 贫下中农对我的发言给予热烈的赞扬,虽然我再三制止贫下中农给我提优点,但是他们还是诚恳、全面总结了我的工作,给了我高于其他知青的评价。

 我的心是万分激动的,我确确实实感受到了贫下中农真是好老师,他们最善于用眼光搜索一个人的长处,一丁点也不埋没人的成绩,他们用成绩来鞭策青年人继续革命,不断向前。贫下中农的评价更坚定了我继续留在乡下干革命,发扬龙江风格的决心。

 我决心,千尺杆头,更上一层楼,以十倍的努力,争取更大的胜利。

 

1975年7月25日

  出乎青年点同学的意料,昨天又下了一个招工名额,大队党总支经过激烈的讨论研究,最后决定让我回城工作。

  走还是留?我择取了后一条路。我认为一个真正的革命青年,就应该在这严峻的考验面前坚定立场,站稳脚跟,遵守诺言,发扬风格。

  早晨一起床,我就找到大队朱主任和赵宣委,要求继续扎根干革命,用新的战斗风雨洗刷身上存在的毛病,使自己成为一个完美的革命接班人。大队支持了我。

  三次招工,我三种态度。

  第一次,上市汽校,我的鉴定无论是青年点或小队都是名列前茅,大队没让我走,我没有什么怨言,我认为应该把名额让给比我岁数大的同学。

  第二次,市电业局招工,我被生产队、青年点又评上了,当时我是理论辅导员,大、小队正在学习无产阶级专政理论,我认为农村需要我,我又留下来了。

  第三次,也就是这次,大、小队和青年点都已经决定,推荐我到工业战线工作,但我认为要发扬龙江风格,同时说明自己身上还有差距,应继续努力,我还是没走。

  有些人可能说我傻,或说我有野心,我完全否认这一点,我认为啥时自己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符合贫下中农的全部要求时才走!

 

1975年7月27日

  昨天晚上,我救了一头小猪。

  晚上8点钟,我听见猪圈那边传来一声猪叫,急忙手持匕首和电筒跑到那里。一查看,一头睡得很死的母猪压住了一头小猪,当时,这头小猪只有两条脚没被压住。我急忙跳进圈里,踢醒了母猪,救了小猪。

  我认为这件事是作为一个革命青年应该做的。

 

1975年7月28日

  今天下午,公社通讯员学习班的三名同志采访了我,主要采访内容就是招工评选上了为啥不走。

  我很激动,畅所欲言的讲述了自己的想法:

  1、发扬风格。

  2、有差距

  我毫不保留讲了我的决心,一定要加倍为党工作,认真攻读马列、毛主席著作,发扬成绩,纠正错误,不断向前,取得更大的胜利。

  我做得并不好,我首先声明了这一点,给我写材料,我感到自愧。虽然这样说,但他们硬要写,那也没有办法了,就以这作为对自己继续革命的鞭策吧!

 

1975年8月1日

  今天,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47周年。

  仰望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缔造者和最高统帅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的画像,突然在我的脑海中出现了一幅幅激动人心的画图。

  1928年8月1日――这是个永远铭刻在中国革命史册上的日子,有史以来,中国第一支工农子弟兵诞生了。她标志着长期受帝、封、官蹂躏欺压的中国工农奋起反抗的新开端,标志着一个波澜壮阔的武装夺取政权的暴风雨开始孕育。

  “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这是一条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中国工农红军紧握钢枪,同蒋介石展开了激烈的斗争,他们不畏牺牲,前仆后继,要用枪杆子打出了一个红彤彤的新中国来。

   二万五千里长征,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在极其艰苦的岁月中,人民解放军紧跟伟大领袖毛主席出生入死,浴血奋战,靠枪杆子打出来一个新世界,建立了一个新中国。

  没有一个人民的军队,便没有人民的一切。

    在纪念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日的时候,我哪能不陷入深思之中,哪能不鼓起继续革命的干劲呢?想革命先烈,尤使我更爱毛主席,更爱社会主义,我要发扬革命先辈革命战争时期的那么一股劲,那么一股革命热情,那么一种拼命精神,将革命进行到底!

 

吃苦——享乐,检验一个革命者的试金石。

 

1975年8月7日

    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一贯重视考查一个人是否表里如一,一句话就是看一个人是真革命还是假革命,或者是“掺合”的革命。因为这几个革命,虽然都有革命两字,但从本质上却截然不同。前者能够把共产主义的大旗扛到底,后两者却起着阻碍社会发展,害怕共产主义到来的作用。因此,做真革命、假革命还是“掺合”的革命,说到家就是搞社会主义,还是搞修正主义的大是大非问题。

    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杀了我一个,自有后来人。这是临危不惧革命先烈的遗言,它充分体现了一个真正革命者的崇高精神、宽广胸怀和共产主义必胜的信心。

    真革命,就是主义真,这个主义就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毛主席说:“要搞马克思主义,不搞修正主义;要团结,不要分裂;要光明正大,不要搞阴谋诡计”,要做一个真革命,就必须使自己的言论和行动真正符合马克思列宁主义,就要坚持“三要三不要”,一个心眼的奔共产主义。

我一定要做一个真革命。要表里如一,一心一意,不断前进,要认真学习马列主义,胸怀革命理想,冲破资产阶级法权的狭隘眼界,冲破千百万人的习惯势力,自觉地铲除思想中旧社会的痕迹,脚踏实地的向共产主义前进!

 

  评论这张
 
阅读(660)|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